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潼路中学老三届

祝您健康快乐每一天!

 
 
 

日志

 
 

重发《难忘的那几天》  

2017-07-13 08:0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发《难忘的那几天》
                                                                                        重发序言

          《难忘的那几天》是我2014年6月24日回忆起下乡生活,即兴自觉又不自觉提笔而出的一笔“流水账”。因时间太久,可能有很多不一定十分准确,望兄弟姐妹们给与批评指正。
           由于本人水平所限,写的凌乱,也没什么中心,大家对乎看吧。在临近下乡插队49周年的今天重发,如果能给大家闲暇时添点作料,那将是我的无上满足。
           还是缀上几句吧:
                                       重发《难忘的那几天》 

                             重发难忘那几天,    又现四十九年前。
                             未脱稚气离家篮,    为国奉献赴草原。

                             同度冷暖共患难,     血溶于水结金兰。 
                             难以忘却割不断,     知识青年永铭传。 

                                             刘桂林2017年7月12日 
难忘的那几天
 
       一九六八年七月十四日中午时分知青专列的汽笛伴着天津站扩音器“到边疆去”的歌声,以及我们这些知青的亲朋好友呼喊声、哭泣声,缓缓驶出天津站的站台。我望着母亲和弟妹茫然的神情,和那些送行的,曾朝夕相处的学友们,依依惜别的身影,心里有一股说不清的滋味。
  我是我们班第一个随学校下乡插队的学生。记得同行的学友四十人左右。可我认识的只有在校时的好友,三年十班的苑家智。
  选择跟这批走,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吗?
        不可否认这里有学生时代的激情,但也有出于无奈的因素。当列车开动,送行的同学们缓缓撒开我的手时,我的眼泪止不住了。有对学友的惜别,也有对前途的迷茫。
  经过十八个小时的运行,来到“专列”的终点,通辽火车站。车站的热烈气氛打破了车厢的沉寂,把我们从似睡非睡的朦胧中唤醒过来,走下车厢,参加了在车站,由当时哲里木盟革委会召集的欢迎集会。
  当时的通辽市是归属于内蒙古哲里木盟的县级市,和我们插队的通辽县,是两个平行的行政区域。在通辽市里当时有三个相当于政府的的革命委员会,。通辽市是哲里木盟革命委员会所在地,当时通辽县革命委员会也驻在通辽市。
  集会后,我们排着长队沿着和平路向北行进,后拐进那条“一个汽车跑两头”的马路,即现在用革命烈士命名的“明仁大街”。向西走向我们的驿站,通辽县革委会招待所。沿途的广播里“到农村去”的歌声;鞭炮声、锣鼓声,口号声,此起彼伏。马路两边的人群打着彩旗前呼后拥迎接着我们,。这在我人生中作为主角,受到这么隆重的接待,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坑坑洼洼的马路,低矮的土平房,以及路边茶馆茶炉笛声的鳴响,都感到很新鲜,而不觉得凄凉。我们的血液又沸腾了,迈着有力的步伐,用歌声和口号声回应着关注的人群。
  当时的县革委会招待所是座落在明仁大街西段南侧一个大院,约占地两三千平米。院内有三排六栋瓦房。原计划我们在这里住一宿就奔赴落户的生产队。可能是老天爷看着我们这些未脱稚气的孩子,要遭受艰苦生活磨难,起了怜悯之心,一连下了两三天的大雨。去我们的目的地,要走近四十公里的土路。而这样的土路,雨天是不允许汽车行走的。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们又享受了四天通辽地区的城镇生活。这四天里,通过交流,加深了同学之间的相互了解,为我们这个青年集体的后来生活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思想基础。
  七月十九日,这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是我们走向农村,走向社会,知青生活的开始。雨停了,天晴了,我们吃过早饭,坐上大卡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颇,来到我们落户的公社所在地,余粮堡。按公社革委会的安排,我校第三小隊同学去仉家窩舖大隊,而我所在的一小隊和二小隊被分配到龙湾桶大隊.
  龙湾桶大隊是余粮堡(PU)西四公里,西辽河南岸,通奈公路北侧距通辽三十八公里的一个以农业作为主业的村子。约七百多囗人,一百来户,有三仠多亩土地。我们坐上由大隊党支部书记和生产大隊长带领的,迊接我们的马车,一路小跑。临近村子时,看见村囗围滿了欢迊的村民(当时呌人民公社社员)。他们对大城市来的学生感到很新奇,都想爭先目睹这些人,看看和他们有什么不同。我们下了马车,排起长隊,在村民的簇拥下走进村子。沿途听见的是锣鼓声,“向知识青年学习!”“向知识青年致敬!”的囗号声,以及”毛主席派来的,不简单啦.”的窃窃私语声.。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们将要长期生活的“别墅”。
  .我们的寓所是生产大队在村子中段一院落里,专门为我们新盖的前后并排两栋土平房。每栋四间。属传统的“一明两暗”式。即一进外屋是灶房,。拐进东屋一间,里面有一舖土炕,拐进西屋两间,里面有通着的两铺土炕。我们一小队归属第一生产队,住在前栋房。。七个男生在西屋;五个女生在东屋
  来到寓所后,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安排好行李,打来老乡早已为我们烧好的开水,洗了脸。这里的老乡们非常朴实\热情,.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和我们好象已经融为一家,他们一边为我们做饭;帮我们收拾东西,一边向我们噓寒问暖,与我们相互介绍自我,俨然成了一家人。尽管屋里很简陋,土炕、土墙、土地。我们没有感到尴尬,反觉得很温馨。老乡们走了以后,在带队老师谢玉紫和我们知青负责人徐秀英(她是学校革委会委员)主持下开了一个短会,。大队领导,简单的介绍了该村的情况,和生活中要注意的事。会后我们一起吃了一顿生产队精心准备的晚餐。
  饭后,我们平静下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尽快把我们平安到达的消息吿诉为我担心的家长,给他们以安慰。我们掏出笔和信纸,有的趴在炕上,有的靠在行李上,有的倚着窗台,写上几句平安话装进信封,交到大队部,以备早一些让公社邮递员捎走。,
  我反复回忆,当时就沒有对乡下生活的忧虑吗?
        沒有! 真得沒有。这是因为我们下乡前对吃苦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另外我们大部都是从未离开过家庭,离开过父母的孩子,不知道独立生活什么样,这反而减轻了思想中的负担;再加上同学们几天的交流,感情越来越.融洽,仅有一奌忧虑也在谈笑玩闹中抛到脑后去了。
       黑夜降临,倦意袭来。吹灭了油灯,我们开始进入梦乡。明天等待我们。。。。。。。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写完了。说它是一篇“记叙文”吗?
        这里只有”记”,沒有”叙”。.文章沒有中心,看不出思想,杂乱无章,简直就是”流水帳”.连我自己也茣名奇妙。行呀,咱水平就这样,自己安慰自己吧。

 “那几天”对于别人来讲,沒有什么可记忆的.可对于我来讲,它是我离开家庭\离开学校\走进社会的第一步,在很大程度上是决定我后半生命运的一歩.我能忘记吗?把它作为回忆知青生活的开始吧。
  
                                                2014、6、24于西辽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