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潼路中学老三届

祝您健康快乐每一天!

 
 
 

日志

 
 

毛呼都嘎趣事 一 雪人之战  

2014-07-29 16:1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初冬的第一场大雪,铺天盖地的就把“毛呼都嘎”捂在了厚厚的雪被里。
    

       不像中原的初雪,羞羞答答地飘一阵儿,刚一银装素裹才浪漫了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可这塞北高原的冬雪的确豪爽大气,要么不下,一旦要下,就毫不吝啬大大方方地来个痛快。看——房上顶着白白厚厚的雪帽儿,房下围着白白长长的雪裙儿,把夏季知青们自己盖的那排房子,捂得就剩下窗户那一遛露着,其它的就都天地相连一片的雪白了。

    

        清晨,知青寝室里的一声尖叫“好大的——雪呀!”把大家喊醒。从满是奇异冰花的玻璃窗上,哈一口热气用手指旋转着融开一个圆洞洞向外望去,哀草摇曳一片昏黄的景象不见了,一夜间变成了童话中的白雪世界……
    

        同学们叽叽喳喳地一块儿使劲,用了好几次力才把房外的门挤开个缝。大家陆续挤出去踏着厚雪跑着、跳着、感觉着、欣赏着、赞叹着北国冰雪的神奇。孙鉴同学触景生情,看着一望无际的皑皑雪原,一抬左臂五指向前一伸“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冰雪上跑着三套车……”圆润嘹亮的歌喉放出了心底爱的情怀,听那音色与拍节绝对专业演员的水平。
    

       大家欢笑着一边找来挖井的铁锹,清理着房前从东到西通向井台儿、食堂、队部的通道。当清到相邻的女寝室门前时,只见好几个女同学早已把门前打扫干净,并在门的左前方堆起一个胖敦敦的雪人儿来,她们正在围着雪人大哥(看着像个男性)笑着给安装鼻子呢,还是个带颜色的红鼻子。更显得上面的那两只黑眼睛有精神。(眼睛好像是用芒牛粪做的很有光泽)雪人儿的左手部位上还插了一根长木棍,真挺威武的像一尊金钢神,坐北朝南守卫在门口,监视着眼前走过的每一个人。受到启发后,男同学也回到宿舍门前,七手八脚地也堆起一个雪人。头稍大了点儿,与下身儿比例不太协调,又没有手臂,显得呆头呆脑的有点儿傻气。五官是用铁锹把儿在眼的部位扎了两个洞;在鼻子那儿扎了一个洞;在嘴的部位划了一道,有点儿嘴大吃八方的感觉,坐东朝西尽览毛呼都嘎全景,张着四方大嘴好像在说着什么?这正是:男同学的创作无主题且粗糙无艺术性;女同学的创作有目的且精细有灵气。

 

       “她们那个雪人看人像看贼似的,太烦人!”才十六岁的刘东明一回到宿舍就瞪着他的一双黑眼睛对大家说。“你是贼呀!” “你才是贼呢!”刘东明蹶着嘴回敬着,外号叫“大酸”的孙普刚平时很少说话,这时,只见他倒背着两只手,在东明面前踱着方步慢悠悠地说“我怎么感觉那眼看我像看白马王子呢?”哈哈哈哈!他的一句话把满屋的人都逗笑了。“反正我看那雪人不顺眼,哪天我非得收拾它一回……”

 

       一次我想仔细观察一下女宿舍门前的雪人,我从男宿舍一出来向西面的食堂走去,就盯着那个雪人看,确实雪人那一对黑眼睛斜视着我一步步走近它,快到近前了那一对黑眼睛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我感觉很温柔、很友好。当走过它的一瞬间我看到他的眼睛依然跟着我,我都走远了回过头来看他的眼睛,尽管两眼的夹角很小了,依然感觉到那一双黑眼睛一直眨都没眨地监视着我。可笑吗?你心里要是有鬼就很可笑了。

 

      天刚一黑定,大家在寝室里有的在油灯下写日记、看书、写信,有的在听收音机,这时,刘东明跌跌撞撞地跑进屋来“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大家一问才知。原来他等到天黑后,看女宿舍没人出来了,拿个木棒把那雪人的头打掉在地,再往回跑的路上不慎脚一滑又摔了一跤。“你个调皮鬼儿,明天那屋的姐姐们就要扒你的皮了……”一个老知青笑着说。

 

      第二天我们看到比之前稍大一点的雪人头又长了出来。

 

       为什么要把雪人的头打掉?是谁打的?没有人追究也没有人责怪。记得那时男女同学之间也不交流,回想起来那时也不会交流。其实“雪人之战”就是男女生之间的一种交流,一种无需语言的行为交流。只要你们女生把雪人的头做好,我就要把他打烂。你再做好,我把他再打烂。而且是越做越起劲,越打越激昂。男女之间不需要原因,无缘无故地就能制造出矛盾来较量,尤其是在那寂寞无聊的年代,恰值青春年少又天真无邪,主要是精力过剩吧。

 

       围绕着这个雪人头,经过两次打烂之后的第三次却没能打烂。刘东明拎着木棍跑进屋来一脸疑惑地说:“怪了!以前一棍子就把雪人头打飞了,这次打了两棍子把手都镇麻了,那个头纹丝没动!?”“你没看到余效敏今天在破脸盆里做了个大冰坨子吗?”“噢,变成冰头了!难怪打不动了。”刘东明这才恍然大悟。
    

       在女生宿舍的门侧确实有几个搪瓷掉尽都已变形的破洗脸盆,那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产物。中苏关系恶化后,为备战全国城乡都在挖地洞,在新宿舍的东北边知青也挖了二十多米长的地道,为了取土大家不惜拿出自己的新脸盆端土,地道挖好了,新脸盆都成了破脸盆。一直恋恋不舍存放在那里不舍丢弃,因为那是下乡时家长给置办的家当啊。
   

        下午,我回男宿舍时确实看到余效敏她们几个女生,在她们宿舍门前冒着凛冽的寒风叽叽喳喳地在破洗脸盆里用雪加水在制作“冰淇凌”,看到我后一脸诡秘的笑。原来的雪人如今成了冰人,多么有创意!亏她们能想得出来。雪人用木棒一下就能把头打烂,冰头用水浇注后浑然一体坚如冰山再也打不烂了,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几天来,“冰人”在女生宿舍前傲然屹立着,有几个男生是郁闷的,躁动的,看得出女生是扬眉吐气地快乐着每一天。入夜,男生宿舍几个人在策划着一个阴谋。今晚屋里的炉火烧得很旺,炉子上烧着一大壶水,突突地冒着热气马上就要开了。
   

       “对!用开水浇!”“打不烂就用热水烫!”“哈哈哈------”
    

       夜深了,终于盼到女生宿舍的油灯熄灭了。确切的情报传来之后,拎着开水壶几个黑影蹑手蹑脚地来到冰人前,一壶开水从冰人的头上徐徐地浇下来,严寒之夜女生宿舍前热气腾腾,笑声切切。 “撤 !”“哈哈哈!……”            
    

       第二天,凡经过女生宿舍门前,当看到那么坚硬的冰人的头被熔掉了大半个,威武的风采现已面目全非,地下趟着无数条冰溜子时,男生们都如愿开怀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地笑声释放着聚集在他们躯体中每个细胞里的能量。几个女生站在宿舍前看着一塌糊涂的“精心制作”遭此结果,用搜寻的眼光盯着每一个从她们门前笑着经过的男生。

    

       毛呼都嘎的知青往事有很多事是值得回味,是无聊!还是滑稽?正是那个年代恰逢花季年龄特有的,让如今的同龄人学不会、做不来、却会羡慕的趣事。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