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潼路中学老三届

祝您健康快乐每一天!

 
 
 

日志

 
 

我们班的哲人(下)  

2014-04-06 16:5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三年十班卢长林
                                             满江红——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首词是宁建中最爱的,我在村里数次听他慷慨陈词,抑扬顿挫,只可惜丝毫没有播音员的气韵,包括他的唱歌。他识谱,一把口琴吹的很溜,我有外国民歌二百首,他都能吹下来。一唱就不行了,五音不全,南腔北调,能掉一地鸡皮疙瘩……。我问他你这叫什么唱法?他答:老祖宗唱法!何以见得?答:中国历史上就是五音,宫商角徽羽,没有发和西。我——无语。
       七年之“痒”。我们都回津了,他是特困!!先是在街道劳动,后分到板钳工具厂,锻工。只可惜把活扳子的坯子锻成了手榴弹的模样!又改作了钳工。
      几年的钳工生活锻炼了他,年长的师傅发现了他有常人没有的非凡的记忆力!钳工离不开大案子、老虎钳、锯、锉、錾子、锤子、且几个人都在一起干活,边说边干。此时宁的强项体现出来了。文学的诗词歌赋不在话下,数学的有理数、无理数、头脑超强的他能不用 对数表就算出钳工用的幂的结果!刚毕业的学生们惊了!更令同事们惊讶的是他对形势的估量,学潮的走向、改革的走向……他毕竟是饱经风霜的才子!!
      他从钳工工人到小组长,再到车间主任,几番并厂成立天洋洗衣机厂,他是外协科长,又升到厂副总调度。(副厂长)这期间他入党了,是共产党。 
       我不信?他的出身?蒋介石侍卫官?军统?戴笠?陈长捷?他入了!!由衷的佩服入党介绍人的气魄、胆识和党的包容!我们从农村回到城里,城里的企业没有我们这个年龄段,少了一屉!厂里分来的小孩子大字不识,他们的文化是被革了命的,宁兄能文能武,可偏是蒋中正?!此时档案中那个陌生的老头,清洁队的“继父”被介绍人在档案中发现了!“血统赤贫”“苦大仇深”纯粹的工人!!你必须入党!党需要你!两天的厂办密室,有人送吃喝,最少俩甲菜。有人陪着写材料,他光荣的加入了!我想起了那漫天的大雪!林冲挑着酒葫芦,在凛冽的寒风中……他干的欢,此间娶妻生子、只不会钻营、不会曲线救国、当外协科长不会索贿、当厂长不会利用政策、至今还住在红星楼!区委快变天安门了,你还是三家一个厨房的伙单!!有同学说你入党入得窝囊!厂长当得……。
      榨干了你的价值,你又不会蝇营狗苟。最终你去了天津市第一个破产单位:辛普森洗衣机公司收拾残局,你坐黄大发,只有一个职工。倒是逍遥自在!
       那时他总来找我,中午他的车来了。我在华安街上班,在一个仪表厂的销售当个小头头,我提前把职工放了。我俩去食品街吃饭,吃完饭去台球厅大战三百合!再回我的办公室喝茶。我们俩曾经很是“腐败”了几回!!!
      零四年的一天,他来我家的布店。(我病退后和妻开了棉布店,他每周必来)说给儿子买了房!我感到很是突然,他很坚定的说,房价肯定还会涨!我必须快!二十八万买了黄河道冶金里近八十平的新楼房!
      零五年的冬季,一连好几天他没来。近中午接他电话:妻子去了!!!我快要崩溃了!你快来吧!我撑不住了!!!!
      我骑车去了,原来的里外间把中间的门堵上了,在硬山上开了门,很不吉利的。他的门直冲着楼道口,一开门屋里的一点热气就跑光了。他坐在床上,欲哭无泪的神情,儿子和没过门的儿媳哭成一团……我上了床坐在他的身旁……
      一场意外的灾难夺走了她的生命,蜂窝煤的一氧化碳……门框撕裂了!我陪着他度过了万分难熬的日子。中国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为他们姐弟的出身贡献了晚节的孤苦老人不到一个月后也走了!!宁先生的心殿坍塌了!!至今不解的是这两件白事,都是亲友们帮办,他从没向天洋的人说过一句!!
      在装修儿子房子的时候,他突发了脑梗!!记得有一次,他说请我们夫妇
吃他的上品三鲜水饺,去他家了,我吃十八个,夫人吃十个。回家就受不了了!十八个大肉丸子!倒是有虾,有鸡蛋。一丝蔬菜没有!当时就觉得他的口齿不太利索,他姐姐在家,去了黄河道医院 ,脑梗住院了!如此反复三次,孩子实在上不了班了!索性我就和他直接谈了:去养老院吧?他不带犹豫的答应了,看了几处最后进了康泰养老院,家里的房子租出去了加上工资,够了!
       我时常去看他,两小站地。遛弯就去了,带个青萝卜,有时带俩丸子。每天有服务员把饭送到床前,有人给洗澡、理发、屋里有厕所、一屋里俩人。他把电脑也搬去了,只是不接电了。摆设!说话一般是俩字,“还行”“凑乎”……。三年多了他适应了,前些时候我和九班的宋怀栋去看他,认人,激动,可话还是俩字。怀栋给他买了烟,他一天吸两支。出来时怀栋说:他的今天是咱的明天!我震惊了!!我们的明天??!!

      写了如上的话,该是总结他了: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宁先生端的是楷模!大事不含糊,小事随他去!低调做人,厂长也不张扬。只觉得他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风骨。其他说不出了,只是觉得人的一生是很久远的事,像是迷途中酿造的老酒,愈陈愈香……。
      但凡在人生的岔路口,他很冷静。从家到养老院,是一个很不容易的生活方式的大改变。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思考!你做得到吗?你抛得了你的家吗?!!
       记得上学时徐中老师教我们的课 《岳阳楼记》宋人范仲淹: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想必同学还有些印象,下乡时宁先生喜欢后半段,即徐老师当年要求背诵的,算是我们共同的回忆,也算是此文的结束……。
       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催 ;薄暮冥冥,虎啸猿啼。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 ,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予尝求古人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 ?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我极喜欢听宁先生满口津味普通话的铿锵的吟咏,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本人已经背不过了,借助残存的记忆和电脑的帮助才写了下来,深深地感谢徐中老师!并诚挚的感谢大家!!)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最亲爱的好友——宁建中先生,祝君健康长寿!
我们班的哲人(下) - ltl305 - 临潼路中学老三届
 
            此照片摄于2013年12月康泰养老院——宁建中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