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潼路中学老三届

祝您健康快乐每一天!

 
 
 

日志

 
 

2014年03月17日  

2014-03-17 13:4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老连长二三事

 

 

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一团十连老连长赵云龙。人们最初听到这个响亮的名字,都会以为他是个高大魁梧的东北大汉。然而其本人恰恰相反却是一位矮胖敦实精干,不那么威严,饱经风霜的圆脸透露出踏实肯干的人。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在他那极为普通的外表和现在称之为低调为人的风格之后,却有着极不平凡的经历。他经历过解放战争血与火的洗礼,是一位优秀的老战士、老党员,并在参加西南剿匪战斗中光荣负伤。五十年代集体转业到北大荒任军川农场二队队长,兵团组建后任十一团十连连长。

我是一名天津青年学生,1968年10月来到十连,1974年9月被推荐到大连海运学院上学。在这其间6年时间里,是在老连长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和成长起来的,耳闻目睹他耿直、真诚、清廉的为人,兢兢业业淡薄名利的工作精神在我心中留下终生的烙印。

老连长在连队还有个绰号叫“赵狠子”。他之所以得到如此“美称”,一个是对工作特别认真的缘故。全连队每天起得最早的是他,睡得最晚的还是他,象一台上满发条的钟表从来不知道疲倦。从生产到生活每个环节都不放过,细致到食堂的饭菜好不好,冬天小青年宿舍火炕、火墙热不热,厕所篱笆能不能遮挡风雪,都一一过问检查,发现问题及时改进。在他的严格要求和榜样的影响下,全连队的工作井然有序,始终坚持了高标准。另一个原因,则是形容他对自己几近苛刻的严格要求,事事处处做表率,这其中包括了全连上下对他的敬佩之情。毫不夸张的说,老连长无愧于一个严于自律的楷模。在这方面的事迹几天也说不完。

麦收,是连队最忙碌的日子。天刚蒙蒙亮老连长就吹响了起床的哨声。全连职工家属全体整天忙碌在田间地头,中午饭有食堂送到田间。由于麦收劳动时间长,强度大,连队通常杀及口肥猪补贴伙食。因此这个阶段的伙食不错价格便宜。青年职工常年吃食堂自不用说,包括已经成家的老职工按惯例也是每人花一角二分钱买饭票就餐,午间,当汗流浃背的人们围座在麦秸堆前,吃着香喷喷的菜饭时,惟独老连长仍然奔波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饿了啃一口自带的干粮。人们问他为什么不吃食堂送来的饭?他坦然的回答“不占公家的便宜”!这朴素的语言落地有声。听老职工们讲,他几十年一贯如此。

金秋,黄灿灿的大豆场满囤溢,而油黑的豆秸也是老职工家庭烧柴的一个主要来源。连里组织了搭了架子的马车、胶轮车装满豆秸,按住房的顺序每家卸一车。等到了连长家门时,他担心豆秸分不过来,说什么也不让卸车。直到全连职工家家门前都堆满了豆秸时,最后一车才是连长家的。

众所周知,黑龙江地处高纬度寒冷地区,不仅冬季气温低而且持续时间长。每年10月份我国大部分地区还是深秋时,那里已经进入冬季,我们已经穿上棉衣,直到转年4-5月份才进入春季。所以,在长达半年之久漫漫寒冬里,备足取暖做饭的烧柴是十分重要的大事。为此,连队每当冬季农闲的时候,为了补充老职工家庭用烧柴,组织拖拉机、胶轮车并配备足够的人员、工具到几十公里外的树林伐木,每家一车,仅象征性的收取一点燃油费。因此,有了这一车烧柴,每一个家庭才有了过冬的主心骨,所以都极为重视。可是唯独老连长不要,不是他家不需要烧柴,而是认定了“不占公家便宜”的理。在那酷寒难御,北风号号,大雪遍野,冰辙难行的日子里年过五旬的老连长和妻子俩人独自拉一辆木架子车,艰难的一步一步前行,到距离连队很远的树林里,拣散落在地上的柴火。尽管去了一趟,但又能拉回多少?所以,每年冬季连长家的烧柴都是准备不足的。

一次连长家中已经几天无柴做饭,他年过七旬的老母亲百般无奈,在马号拣了两捆被雨水浇湿发霉,连牲口也不能吃的谷草,步履艰难的拖着回家权当烧柴。连长回家吃饭,看着满屋浓烟,年迈的老娘正往灶里添加拣来的谷草。连长上去不由分说,从老人手中夺过谷草,并且让立刻送回马号去。老娘委屈的说“看看全连哪家柴堆木垛都不少,你又从来不管家,让我拿什么给你烧饭”?说罢泪流满面。连长见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默默的低下头来拾起地上发霉的谷草送回马号。而老娘却由此大病一场,卧床不起……。

战备形势紧张时,连部每天都需要夜间值班查岗。通常我们几个排长参加轮流值班,谁值班谁就搬行李住连部。一年冬季恰连长的妻子回四川探亲,我们几个一合计让老连长常住连部,没想到他痛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当时我们考虑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连部用煤炭采暖能够让连长睡个暖和的舒服觉,另外,也省去我们来回搬行李的麻烦。可是事与愿违,我们倒是不用在连部值班了,连长却没睡上一天暖和的觉。连长住连部第一天,散会时就已经很晚了,屋里炉火正旺,窗外大雪纷飞。不料转天一早,到连部却发现炉灭炕凉,屋里冷的象冰窖。我们以为可能是他使唤不习惯煤炭炉于是再次散会后特别精心的给炉子添足了煤块。恰巧有一位同事的喝水杯落在连部,当他回去取时,意外的看到了连长正在把炉子捅灭,原来“秘密”在此哦,我们才恍然大悟。老连长这种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都严于恪守与践行自己“不占公家便宜”的诺言的宝贵精神,实在是感人至深。连长由于睡在这样冰冷的屋子里,不几天就得了肾炎。每想至此,我们无不感到对老连长的愧疚之情。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三十多年过去了。自己也由当年的青春年少而迈进“天命”的年际。但是,我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在那祖国北部边陲的黑土地工作生活的经历,割舍不断与第二故乡的战友兄弟姐妹的真挚情谊,更是铭记老连长那“刚直廉洁清风两袖,勤奋诚朴甘为黄牛”的高风亮节和人格魅力。可敬的老连长啊,您是深深的影响我一生的心中神圣的楷模。我们永远怀念您!

 

 

                               原十一团十连知青 ;三年六班学生 张弘俊

                                 2007年10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